av视频在线看,日本免费毛片,2020a片在线观看

av视频在线看,日本免费毛片,2020a片在线观看
返回首页
高端访谈CURRENT AFFAIRS
高端访谈 / 正文
打造财富管理平台型生态圈
迎接财富管理3.0时代的实践与思考

  2019年前三季度,我国GDP累计达到69.8万亿元。十几年来,伴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居民财富亦持续增长,据波士顿咨询公司(BCG)测算,2013年至2018年,中国个人可投金融资产规模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4%,2018年末达到147万亿元,2023年有望达到243万亿元。与财富规模一同迅速增长的还有财富管理需求。截至2018年末,我国财富管理市场规模约为112.4万亿元,个人、企业、政府、机构等已成为财富管理领域的重要相关方。

  2018年颁布的资管新规、理财细则等监管政策在打破刚兑、净值化转型、期限匹配等方面提出更为严格的要求,财富管理行业发展面临转型挑战。在此背景下,光大集团积极推动“大财富”转型,提出建设财富E-SBU,以构建“大财富”生态系统为核心,以金融科技驱动和互联网平台思维为依托,以生态圈化的商业运行模式,为客户提供综合金融服务方案。

  时代趋势:财富管理转型提升的“大”“真”“新”

  国际上通常所指的财富管理业务,是为高净值个人和家庭提供的金融服务,其业态演进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其中,1.0时代以理财、信托、基金等金融产品销售为主,属于产品导向型阶段;2.0时代重点从客户角度出发,以组合投资方式,定制化、个性化地实现客户需求与金融产品的匹配,属于资产配置型阶段;3.0时代强调全生命周期服务,全球资产配置,全面权衡安全性、流动性、增值保值,属于价值管理型阶段。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李教授在《中国式财富管理》一书中,把3.0时代归为财富管理的全权委托模式。立足我国金融业发展实际,中国财富管理3.0时代还应该特别强调“大”“真”“新”三大特征,赋予财富管理理念更加全面、更为真实、更有前瞻性的内涵。

  “大”,是指财富管理的客户更加广泛、产品更加多元。从客户方面看,传统财富管理主要服务于中高净值个人客户,而大财富管理时代,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持续推进,多层次资本市场日趋成熟和经济全球化快速发展,公司、机构、政府客户对财富配置、保值增值和风险对冲的需求日益迫切。从产品角度看,随着金融供给侧改革不断深化,财富管理产品日趋多元,既包括传统意义上的理财产品,也包括现金管理、年金、资产证券化、投资、融资、租赁、代理等新兴金融服务;既包括线下产品,也包括线上产品;既包括境内机构产品,也包括境外机构产品。

  “真”,是指回归财富管理本源。2018年出台的资管新规针对之前种种乱象,拨乱反正,督促金融机构回归财富管理本源。核心是做到三个“真”:一是产品创设发行要真实。财富管理机构必须持牌经营,产品销售要对应真实的财富管理需求,与投资者的风险识别、风险承担能力相匹配。二是投资管理要真实。财富管理机构要通过科学配置金融资源为客户实现财富保值增值,而不能靠层层嵌套逃避监管、违规投资博取高收益。三是风险收益要真实。财富管理机构要尽到真实揭示风险之责、客观披露信息之责、规范经营管理之责,真正实现“卖者尽责、买者自负”。

  “新”,是指财富管理进入高科技、智能化新时代。为适应金融科技发展趋势,金融机构要在市场中胜出,必须拥抱新科技。金融科技能大幅提升财富管理服务的覆盖率,无论是VIP客户还是“长尾客户”,网上银行、手机银行、开放银行等数字手段都使其摆脱了对理财中心、私人银行、大户室等物理场所的依赖。金融科技能大幅提高理财产品使用率,使财富管理成本更低、效率更高,多样化、个性化、定制化的理财产品搭配更为便捷。金融科技还能重塑财富管理的业务流程,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用户画像、智能投顾等科技应用,加快了销售、运营、投研、风控、清算等各流程的重构。

  协同联动:构建财富E-SBU生态圈

  随着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发展,价值创造理论也从价值链、价值网向价值生态演进,即一方面打造以客户为中心的功能平台;另一方面整合自身和其他组织的服务资源,形成持续为客户提供增值服务的能力。财富管理的性质和特点决定了需要通过相应的机制和机构安排,加强金融机构多条线、多部门协同,实现从客户系统到产品线再到分销端的全流程无缝衔接和一体化作业。不同业务板块、不同产品线都要能以客户为中心,围绕一个核心价值、共建一套品牌体系、共有产品和客户、共享技术与创新。这就需要构建协同战略、培育协同文化、形成协同效应,实现营销一体化、运营一体化、考核一体化、线上线下一体化,最终作为统一的产品创造者和服务商呈现在客户面前。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等所著的《新时代中国金融控股公司研究》指出,金融控股公司模式能够促进金融机构推动资源整合和共享,降低运营成本,从而有助于实现范围经济。金融控股集团能够最大限度地整合资金、牌照、网点、科技等线上线下资源,形成更加紧密、稳固、开放、高效的协同体系,在构建财富生态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多元化金控集团如平安集团、中信集团、光大集团等都利用资源优势,打造各具特色的财富管理平台。

  光大集团正在探索“战略单元+生态圈”发展机制,在战略单元(SBU)概念上引入三个“E”(Ecosphere立体生态、Electronic科技赋能、Everbright光大特色),着力打造财富、投资、投行、健康、环保、旅游六大E-SBU生态圈,其中,财富E-SBU起着基础性和平台作用。

  产品创新:打造“阳光财富品牌”

  从国际财富管理市场发展来看,欧美市场的财富管理中可供客户选择的金融产品众多。以美国为例,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单设账户(SMA)以及RPM账户管理这四大类基础产品,为财富管理机构提供了投资范围广泛、风险收益特征丰富的配置工具。相比之下,我国的产品数量和种类较少,许多财富管理机构不具备产品研发的资质和能力。

  客户的财富管理需求要与多元化、全方位的产品对接,如果产品种类、收益和便利性没有竞争力,客户数量和规模增长将受到很大制约。面对不同类型的客户,既要有标准化、流程化的产品,也要能够针对客户的个性化需求,不断进行产品创新,通过差异化的产品提高财富管理的覆盖率、使用率和渗透率,进而提升客户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按照产品精致、获客精准、服务精益、管理精良的要求,光大集团推进“三名”(名品、名店、名星)建设,建立覆盖全业务线、全产品线的品牌体系,带动阳光品牌的塑造和推广。在产品净值化方面,光大理财创新性地建立了完全符合资管新规的“七彩阳光”产品体系;在投研专业化方面,光大理财研究团队成为光大集团内“敏捷型组织”的先锋,并搭建了宏观—策略—行业—企业的“四位一体”研究体系;在渠道市场化方面,光大理财不仅深耕母行渠道,更拓展代销至券商等非银机构及BAT等互联网渠道;在基础设施科技化方面,光大理财以智能系统支持理财发展。

  金融科技:集团协同平台与子公司业务平台相结合

  金融机构唯有推动数字化转型,才能全面提升财富管理的服务效率和水平。波士顿咨询公司的研究报告指出,2010年后,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财富管理市场,其主流财富机构意识到金融科技在财富管理上的巨大推动能力,先锋基金(Vanguard)、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富达投资(Fidelity)等纷纷推出智能理财产品,并收购金融科技公司,确保在数字化财富管理市场上的竞争力。

  当前金融科技主要突破口包括依托数据筛选和处理,实现公私客户分层和精准营销,促进财富管理服务普惠化;依托智能投顾,解放财富管理行业的生产力,提升投资顾问服务质量,提高投资收益率;依托敏捷开发和持续交付等新兴的科技运营模式,支撑产品结构和服务模式快速转变,提升市场反应和客户响应速度等。

  为适应财富管理3.0时代发展趋势,光大集团在总部和子公司层面加大相关科技投入,形成集团协同平台与子公司业务平台相结合的科技支撑体系。在总部层面主要按照“战略单元+生态圈+数字化”发展理念,建成统一营销门户、对公协同平台、客户/会员通为重点的E-SBU协同平台。其中,统一营销门户对外定位于光大集团一站式综合服务平台,对内定位于光大集团场景化名品孵化器,借助场景化组合名品为C端客户提供一站式综合解决方案;对公协同平台基于资源连接、协同作业支持、管理推动,实现光大集团战略客户、对公客户、个人客户的协同服务;客户/会员通创设了用户、客户、授权客户、会员四种角色,形成光大集团级的会员体系。

  子公司层面主要加快金融科技在客户管理、投研分析、智能风控、交易结算等方面的应用,提升财富管理效率和质量,如光大银行加快财富管理信息系统建设,提升智能投顾系统功能,完善数据治理,自主研发了具有知识产权的“光大资产管理系统”,实现了投研、交易、风控和清算结算一体化;研发了“资管智慧大脑”,使资管业务的投研分析、销售定价等决策具备定量科学的决策基础。

  风险防控:全流程+全类别风险管理

  财富管理实质上也是金融风险管理。清华大学教授高皓认为,风险管理开始成为财富人群的“痛点”和短板。普益标准发布的《2019中国财富管理市场报告》提及,投资者对理财机构的风险管理能力要求逐步提升。许多财富管理业务有跨境、跨产品、跨市场特征,风险的隐蔽性、传染性和复杂性较强,在业务发展过程中必须时刻牢记并守住风险底线。金融控股公司作为整合了银行、证券、保险等传统金融机构的综合型企业,更需要坚持全面、全程、全员风险管理理念,构建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在创新与风险中寻求平衡,不以冒险和激进来换取一时的高收益。

  在风控全面化方面,光大集团重视事前控制、事中管理、事后评估的全流程。在事前重视业务引导和项目审批,提高对市场方向和信用风险的前瞻性判断,实现风控前置,提高项目准入质量。在事中细化放款和交易管理,严格执行管理办法的各项要求,并为所有标的建立完整可溯的项目档案。在事后夯实投后管理,建立全覆盖式的投后管理工作流程,定期开展专项风险排查,强化问题资产管理和处置。与此同时,财富管理的风险防控也将涵盖包括信用风险、市场风险、流动性风险、操作风险等在内的所有风险类别。

  大势将至,未来已来。光大集团将坚持不懈、努力探索,做好财富管理,服务好广大投资者,拥抱财富管理3.0时代,为财富管理的理论与实践贡献力量。

  (作者系中国光大集团股份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责任编辑:杨喜亭